您的位置:首页 > 委员之窗 > 委员风采

打造家庭育儿的“能量逗”

——记虹口区政协委员沈奕斐

发布时间:2017/9/23 14:34:10   阅读次数:


从事家庭研究十多年的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沈奕斐2013年挂职虹口区政府地区办副主任,当时她负责的一个主要工作是参与虹口公益创新园的建设,力图把该公益园打造为“公益组织的旗舰点”。2014年夏,挂职即将结束的沈奕斐感受到了公益活动的魅力,成立了上海家庭时光社区服务中心,它是一个以家庭育儿为主题的公益平台,每年做的活动逾100场,影响力覆盖全上海120-240万人。沈奕斐把上海的育儿专家请到公益园,又把上海广播电台海上畅谈节目组请到家庭时光”活动现场录音;录音剪辑成节目在电台播出;再把音频拿到家庭时光”来播放。这是尝试以公益平台与社会资源联合推动家庭育儿。如今,“家庭时光”的收听率高达1.2( 在同类节目中,这一收听率是很高的)。今年,又有新的讲座启动、新的活动运行,受惠面更大,活动效果也更好。事实上,在全国,平时仍有太多的爸妈在家庭育儿方面苦不堪言,甚至长期陷于与孩子“冷战”之中而束手无策或“急病乱投医”。可是,当他们来到“家庭时光”,却发现竟然大人小孩是可以“嗨”在一起的:这里是游戏化教育的新体验,把(学习)能力“玩”到孩子的大脑里去!

沈奕斐对记者坦言:“家庭育儿的问题像慢性病,家长必须有耐心而且要用对解决办法。幼儿到了小学,本来的快乐教育被突然变为应试教育,孩子和家长都很不适应。太多的家长们急于叫孩子参加早教机构的各种补习班(如写字班、数学班、英语班等)。而正确的做法,本应遵循孩子成长的逻辑:在不同的时间段就学习不同的东西,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和初中,花如此漫长时间就是为了展示知识是怎样被探索的并且在此过程中慢慢训练孩子自己的学习能力。而一旦孩子有了学习能力,就甚至能在五年级的时候就把之前的知识统统“带过”!否则,靠死记硬背的所谓“知识”即使混过考试那也其实是一钱不值的垃圾。

沈奕斐还是一位“中美教育比较”研究者,她说:“中美学生的差别:小学和初中,别人比不过我们,但高中和大学,我们拼不过人家(美国)。为什么?人家全部在长能力,到后来就能自己解决问题。”

“中国的很多家长疯狂地送孩子上早教班,其实违背教育规律。以赚钱为目的的早教班,都是先以极难的测试题把孩子打懵、恐吓家长,接着为了显示早教效果,就教一些答案,那孩子以后怎么可能还有兴趣去主动探索?况且,如果孩子都在早教班学过了,还会认真听课吗?很多校长和老师都发觉:上过早教班的学生们到了自己学校就炫耀、厌学、并影响其他同学。一个班级40多人,有30多人已学过,那整个班级就糟了。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早教。我也赞成给学生减负,减负是为了加大能力,给孩子以充分的探索时间。”她说。

沈奕斐始于2014年的“家庭时光”举办了大量讲座,让无数的家长们茅塞顿开,但他们中有太多人回家之后碰到教儿方面的具体问题时仍难收效。为了真正帮到他们,别出心裁的沈奕斐设计出了塑封的卡牌(貌似扑克牌)作为教具,让家长与孩子们一起玩。

“家庭时光”每一次公益活动上用的大量卡牌都被爱不释手的家长或孩子们买走,导致每一次活动时间成本极高。于是,为了能惠及到更大的群体,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游戏的魅力,享受快乐的亲子关系,沈奕斐就与他人合作,以商业的方式生产和推广“能量逗”家庭益智桌游,让好的家庭教育理念走进更多家庭。

沈奕斐设计的卡牌,2-3人就能玩,任何场合都能玩,且符合孩子特点,牌面的图案都是动物、植物或其他十分直观的物体以便孩子计数,即使是年龄很小的孩子也能玩,且玩法多样,且老少皆宜。记者就玩了一种“逢十(抢先)按铃”,很赞。

我国的家庭教育存在不少问题:很多孩子不想跟父母玩,或父母不知道陪孩子玩什么好,甚至在一起就尴尬、看不惯、敌对。现在好了:沈奕斐设计的卡牌成了彼此的“粘合剂”!它一方面照顾了家长的乐趣,使之爱玩;另一方面又迎合了孩子视觉能力的优势,于是很多家长玩不过孩子,从而对孩子有了信任,不再总以为自家的孩子很差;而孩子的好胜心强,越赢越爱玩、越提升能力。为什么可以提升孩子的能力?原来,沈奕斐的不同系列的卡牌,分别暗藏四大“套路”:于玩乐之中不知不觉地培训孩子的逻辑水平、观察力、数学水平、专注力。

今年5月份,沈奕斐抱着学习目的主动要求参加已有116年历史的作为世界最具影响力发明展之一的法国列宾国际发明展(Concours Lepine),“虽然我已花了两年精打细磨,自信心还是不足的,想看看与国际水平有多大差距。”结果她载誉而归。

该展期共10天,展品允许销售,不料,她带去的六套产品(即卡牌)在第一天刚一展出不久就被买走(而且以欧元成交,比在国内贵了三倍),只留第六套不敢再卖,以供展览。最后一天,有位评委拿着一盒巧克力再加一瓶红酒找到“能量逗”的工作人员害羞而诚恳地请求“等价交换”,于是连最后一套展品都“成交”了,这位法国人说:“作为评委我不可以买您的展品,但我实在太喜欢您发明的卡牌了!”

在法国人眼里,沈奕斐发明的卡牌虽非高科技,却整个贯穿了创新:它符合儿童心理学,又在做数学游戏时充分体现数感,偶然与必然的编排也很好,并且,法国专家特别看重的育儿理念是父母和孩子双赢,而“能量逗”做到了让家长与孩子不仅“双赢”还充满乐趣。这种与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的发明创造,契合了列宾奖的神髓。

今年列宾展的主题是“连接的世界”,来自全球各地562个发明项目参展,角逐激烈,沈奕斐以名为能量逗的“玩转专注力”和“玩转数学”两套卡牌喜获铜奖,成了中国首个获此殊荣的家庭桌游企业!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产权,首展即抱得铜奖归,可见其含金量之高。

目前在中国,浮躁的人们以为搞“家庭育儿”的学术价值低。有人由于专业能力遇到瓶颈,被迫转型来搞“家庭育儿”。有人即使搞“家庭育儿”也不愿系统地搞,一是避免声誉压力(怕“不算学术成果”),二是避免生活压力(搞这个不赚钱),三是避免忙(不如搞别的)。

而沈奕斐是个另类:她本已完全“高大上”,却甘于“家庭育儿”。她2002年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硕士学位,2004获香港中文大学女性学学士后学位,2010年获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学位;她从2005年起就出书不断,很早就已建立专业的学术之路;2007-2009年应邀成为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2013-2014年她成为哥本哈根大学客座教授,2017年她被选为中国社会学家庭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副会长,这些都是对她学术的认可;同时,她是上海新闻综合频道《夜线约见》节目常驻嘉宾;她有学术公众号,她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200名学者之一……这一切都不是靠任何“谋划”或宣传取得的。此外,她还是中共党员、虹口区政协委员。

她认为搞“家庭育儿”不是“转型”而是“份内事”之一。她的研究方向本来就是家庭社会学和社会性别。她担任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家庭乃社会的一部分,她担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中国社会学家庭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上海家庭教育研究会理事、上海家庭教育特聘专员、《上海教育》及《为了孩子》杂志专栏作家。此外,她被上海市妇联、市教委、市精神文明建委办公室、市家庭教育研究会联合聘为“上海市家庭教育讲师团”专家,聘期从2016年5月至2020年12月。

沈奕斐潜心“家庭育儿”,还由于她满腔的社会责任感。她说:“眼看那些自媒体天天发出毒鸡汤,眼看市场上有不少民间教育机构忽悠孩子及其家长,眼看家长们在孩子教育方面深陷痛苦,我作为专业研究者就忍不住要发声。”

沈奕斐不仅懂得专业的和系统的家庭教育方法,而且已在她自家孩子身上积累了十五年实践经验。她乐意把这一切毫无保留地而且免费地奉献出。第一,她要做一个好“翻译”,把抽象的道理变得通俗易懂,力图改变你的认知或纠正你的想法;第二,她要告诉你在中国怎么做的方法,要本土化;第三,她要带你实践,给你一个成体系的发展路径。

沈奕斐的考虑很透彻。她不像很多机构只宣称其目标是培养“自信、快乐、独立的孩子”。这只是抽象的战略型的目标。而她更着眼于实效型的目标,她更讲究系统性,把家庭教育分为三块:第一块,正面标签,优势累积,改变布局,预防纠错教育;第二块,启发式提问,让孩子自己找到答案;第三块,游戏化,让家长和孩子都有内驱、有快乐、有和谐。此外,在中美家庭教育研究与实践方面经验丰富的沈奕斐,十分强调本土化“家庭育儿”,坚决反对照搬西方模式。

笑容灿烂的沈奕斐把她公司的标识(logo)定为“能量逗”。

她解释:“有一次,我儿子玩‘植物大战僵尸’,我就问:‘你觉得哪个武器最厉害?’他答:‘能量豆。’能量豆加在任何植物上面,威力就会加倍,但不改变植物本身的属性。我觉得这跟我的教学理念一致:我不改变孩子的个性,而是在孩子个性的基础上去增加!为什么加‘走之底’?我的教学就是不要一本正经,而要好玩、有趣,让教育变得快乐、生活变得美好。”意犹未尽的她还将“能量逗”翻译成英文hard fun(乐趣无穷)。

 

  • 文/ 吉云峰
  • 2017/8/23

【关闭窗口】